谈谈TED

January 29th, 2014 § 2 comments

快春节了,祝读到这篇文章的朋友马年新春快乐,吉祥如意!最近看到一篇关于TED的文章,引起了很多共鸣。TED里的演讲大多关于“创新”,主要是让听众听完有所启发、感叹或者想法。我们听完常常会赞叹、太棒了,有了这样的技术或者想法、未来生活真是一片美好。我自己以前做设计找不到灵感时,常想到看看TED找灵感。但最后结果往往看完很兴奋,但是对于真正创作却毫无帮助。该作者提出了值得探讨的问题,但作者提醒我们不要过分乐观,真正影响生活的创新的来往往没那么容易。他把TED比作“安慰剂式的政治(placebo politics)”、 普通水平的“信息娱乐片(infotainment)”,当然我更喜欢的是另一个名字“灵感的黄片(insight porn)”。

有人做了一系列叫做Onion Talks的视频来讥讽TED, 如果你想看娱乐化的嘲讽,推荐去看看。

在我看来TED的问题是过于乐观,我们不仅需要一个乐观的TED,更需要一个愤世嫉俗的TED。现在TED里的内容经常是这样的套路:演讲者向大家阐述一个难题,讲这个难题多么重要,然后说他已经有了解决办法,bla bla bla(省去五千字)… 最后说,想法就在那里,资源也再那里,我们唯一需要的就是挪动资源来是实现它,你们要做的很简单,将这个想法传播给你的亲人朋友,就这么简单。

可事实上真正有所突破的东西,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大多数人并不会接受。一个新的科技突破往往要花10年甚至更久时间才会被大众普遍接受,比如电脑,高清电视,智能手机。TED的演讲对技术有过多的信仰,而没有足够的承诺。可以参考库恩的范式革命概念,新的理论只有在推翻现有的规范的情况下,才能被接受。做出突破性创造的人大都现有状况的非常不满,是如此的不满以至于当他们讲到该话题的时候是充满讽刺和气愤的。他们憧憬着新的未来,却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中。很好的例子就是计算机领域的先行者Ted Nelson。它称TED会议为“The Happy TED”,他永远不会去那里演讲。

TED里爱讲创新,可“创新”这个词快被用烂了,真正的创新本来没那么多,没那么快。真正创新也很不可能在18分钟内给你解释清楚。想想历史上那个重要技术变革会让当时的人马上搞明白的,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这些革命哪一个在刚开始的时候就被接受?同样印刷术,电影,电视,互联网哪个不花了几十年才被人们搞清楚。TED怎么能有那么多的创新拿出来讲?所以它不得不掺杂一些内容普通但是听起来很爽的“灵感毛片”。

有时有安慰剂反而不如没有,它会转移你的兴趣、热情和愤慨直到它们消失在那种假装的“创新”安慰剂里。创造好的未来不能靠灵感,灵感带不来变化,TED上有人说“你只要克服了这个问题… 那唯一的障碍就你的想象力了”, 错了,如果真要改变,就需要苦苦钻研那些真正困难的东西,比如历史,经济,哲学,科学,艺术,政治 等等。将这些困难的话题放到一边而只考虑技术事实上阻碍了前进和变革。

Tagged

  • http://hajimeblog.wordpress.com/ Hajime Chan

    不止TED吧…. 大部份的講座都有這個老毛病… 其實設計這碼子也是一樣,看別人經過重重難關做出來的設計,會驚嘆它的細膩,但自己一路參與其中的話,完成後是舒一口氣而已。

    相同的地方在於濃縮、精簡後的成果往往很吸引,但過程中的掙札和功夫卻怎樣也簡化不了。

    • yang140

      是啊,成果很吸引人,但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知道其中过程的挣扎和困难。“There’s just a tremendous amount of craftsmanship in between a great idea and a great product.” http://bokardo.com/archives/craftsmansh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