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历史 — Alan Kay (2/2)

October 27th, 2015 § 0 comments

理解Alan Kay观点,最好的办法要属Bret Victor在他的2013年的阅读链接中的解释了。你必须先要理解他是如何看计算机的,当Alan Kay在讲计算机的时候,他在把计算机当成一个媒介(Computer-as-medium),而不是把计算机当成技术(Computer-as-technology)。

Computer as Medium

麦克卢汉McLuhan关于媒介的重要观点是一个新媒介的最初内容永远是一个老媒介 the initial content of any new medium is always an old media。 比如书写的内容是讲话,印刷物的内容是书写,而电报的内容是印刷物。 早期广播的内容是报纸新闻,最初电视的内容是广播,最初电影的内容是舞台剧。1-nNh7sa_3AdFNOfvGeBGmEQ

Marshall McLuhan

究竟什么是媒介?解释媒介的最好例子就是古登堡印刷机Printing Press,Wikipedia上这么介绍,印刷机的发明和普及被认为是第二个千年中最有影响力的事,它彻底改革了人们认识和描述世界的方法,并开始了整个现代社会。

 1-ZpA1WOb-mV5HDi5T38QJWg
Printer operating a Gutenberg-style screw press source

文艺复兴时代的欧洲,印刷机到来之后,人类第一次可以大规模的互相交流,这永久的改变了社会的结构。各种信息和革命性想法能够比以前更加自由的超越国界的传播。这个革新获取了大量的民众并且威胁了政治和宗教的权利;文化的急速普及打破了少数人(神职人员)对教育和学习的垄断,培养了逐渐兴起的中产阶级。

 1-8-ZU2p0n9wV0WJ_hA3UxyA
The clergy formed an elite known for its learning and virtue — Image source

印刷机的在文化上产生重要影响的原因并不是他的技术(墨水和金属类型),而是印刷作为一个媒介在特定的方式上增强了人类思考能力。 印刷术是文明和受教育社会出现的直接原因。它使得社会的得以自我管理。伽利略和牛顿的科学著作只有在有印刷术的社会中才能出现,而美国宪法,也只有在有印刷术的社会上才能够让联邦党人文集在报纸上公开讨论最终形成宪法。

当你在看Alan Kay的东西时,试着不要去想计算机技术,而是去想一个不同的社会,这个社会,人们可以在计算机媒介提供的新的维度下进行自如的思考和辩论。不要去想 ”写代码coding”(那些是墨水和金属类型的问题,已经过去了),也不要去想“软件开发 software developers”(中世纪抄写员只有在非文化社会中才合理)。而是去思考 modeling phenomena,modeling situations, simulating models, gaining a common-sense intuition for nonlinear dynamic processes. 在这个新社会中,每个受教育的人都可以做这些事。正如我们今天在书写的媒介下阅读或书写复杂的逻辑论证一样简单和自然。

“阅读” 曾经是那些少数神职人员(牧师、僧侣)的特权,他们负责给大众传达不容置疑的神圣真理。而今天,阅读成为了每个人做的事。想象一个世界里,科学不再是少数人的特权,向大众传达不容置疑的真理,而是每个人做的事情。而这个世界就是Alan Kay想要创造的世界。

Normal Consider Harmful

在Alan Kay的演讲中,我最推荐的是2009年他在我的研究生母校UIUC做的演讲,题目是“Normal Consider Harmful”。在这个演讲中,他提醒我们如何逃出正常平面(Normal Plane),眼界的力量,以及扩展视野的重要性。

“A point of view worth more than 80 IQ points”

1-1xTnU-5yzhifo3EXwkalcQ

slides from Alan Kay’s talk “Normal consider harmful”

Alan Kay 提到一个他非常重要的观点“A point of view worth more than 80 IQ points”。他举了三个例子,达芬奇有很高的IQ,在他的时代构想了很多发明,但是亨利福特出生在合适的年代,在福特的时代,他拥有足够知识,得以制造出汽车改变了人们的交通方式,而达芬奇却不能够实现自己的发明。所以“知识 Knowledge”永远胜过IQ。而“知识”的问题是,我们大部分人知道很多知识,但有的知识并不是好的。而有的知识在某些时候是对的,某些时候又是错的。比“知识”更强大到是有人能够改变我们思想和观念格局的观点(Outlook),比如牛顿的微积分方法给我们一个强大的工具,好像多了一个大脑。它使得现在的普通高中生可以做牛顿时代之前的最聪明的人都不可想象的事。因此Outlook > Knowledge > IQ。

“News vs. New”

另一个观点是“News vs. New”,也就是“新闻和新”的对比 。每当一个新的想法出现的时候,你会遇到两类东西,一类是新闻(News),新闻是那些对我们已知事物的一种递增。你可以在5分钟内弄明白一个新闻,我们生活中看到的大部分信息都是此类,比如某某电影上映了,或者某某开始选举了等等。而还有一类是”新(New)”,而“新”从定义上来看它不是我们任何已知的东西,”新“的东西是那些你前所未知的,或者是那些要完全改变你之前观念的东西。印刷术刚出来到时候,人们只用他来做神职人员做的事-印圣经,这算是News。而当有人用印刷术制作成书,传播不同的思想时,这算是New。从News到New的转变是漫长的,因为大多数人是不接受新事物的,大部分人都是生活在特定的范式(Paradigm)中的,对他们来说,正常(Normal) 胜过一切新的奇怪的想法。所以学习一个新的想法,几乎需要拥有创造那个新想法一样的想象力。

1-Dd-VL0z7-FXU9e7RpY38Cg

slides from Alan Kay’s talk “Normal consider harmful”

你必须意识到,“正常 (normal)” 并不是真实的,而仅仅是一种“构想(Construct)”,一种社会普遍认同东西。视野的强大之处在于它能帮助我们跳过正常的平面,从不同的方式看世界。那么如何提高视野呢?一个办法就是去很多不同的国家,那样你就会发现,很多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事,在另一个国家却完全不同。有些事情对你来说是正常的,而在其他国家确实疯狂的。你能看到上千种看待世界的不同方法,而所有这些都是人们脑海里的虚构的故事而已。还有一个办法是思考,提醒自己“正常不是真实”。他在演讲的最后引用 Susan Sontag的一句话“All understanding begins with our not accepting the world as it appears”

“All understanding begins with our not accepting the world as it appears” — Susan Sontag

如今 Alan Kay 并没有宣布成功,尽管他所创造的个人电脑、object-oriented programming、视窗系统,和很多他所研发的东西已经得到广泛使用。他仍然在描绘一个更好的世界,在他的图灵奖获奖演讲的标题是“The Computer Revolution Hasn’t Happened Yet”。他想要让每个人都可以利用计算机媒介去构建模型,去模拟场景去做科学。他想要引导人类进入新的文明层次。

在Alan Kay 在2012年SCIx上的演讲中,有人问他现在的哪个产品最接近你当初设想的Dynabook。他说到,大部分人用计算机并不做任何有用的事,几乎所有人使用电脑都是为了方便的处理过去的媒体(比如读新闻,写邮件,看视频等等)。使用电脑的几十亿人中几乎没有人通过在计算机做模拟(Simulation)去学习新的东西,所以还没有任何类似于计算机文明的例子出现。现在的文明状态仍然是相当于用印刷机生产圣经,而且还在模拟僧侣们的手写字体的样式(这是对我们设计领域现状的很好的比喻)。

Alan Kay认为 iPad所能提供的服务糟透了,因为它违反了个人电脑的第一原则,也就是创造(creation)和消费(consumption)的对称。大多数苹果公司所做的是消费产品,Alan Kay认为它们对人来说糟透了,苹果找到了合理的价格,所以人们愿意为付费购买应用,而不是提高这个东西让人们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制作工具。这是反对这些先驱们对个人电脑的浪漫的愿景。

每当你创造一个工具的时候,你既做了一个增强器又做了一个假肢。汽车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我们,同时在另一方面弱化了我们的身体。有了汽车以后我们必须主动去运动才能保持健康。文字书写是一个很革命性变化,而苏格拉底却埋怨说书写让人健忘,因为有了写下来的东西,人们就不会用脑子记东西了。但现在任何人想一想就会意识到我不一定要完全放弃记忆来使用书写,我可以有选择记住那些重要的东西。而我们当前的拥有的科技产品,似乎只有阅读的功能,而没有书写的功能。

如果你看完了这个计算机历史系列的几篇文章,你就会发现有一条清晰的思路,从Vannevar Bush 到 J.C.R. Licklider, Doug Engelbart, Ted Nelson, 到 Alan Kay,这个思路是关于如何帮助人类进步的。每个想法上都还很多未完成的工作,Alan Kay 的Dynabook, Doug Engelbart的增强人类智慧,Ted Nelson 的Real Hypermedia, Licklider的人机融合和 Vannevar Bush 的 Memex,每一个都是Powerful Idea。

同样让我感到震撼的是在这个系列里提到的这些先计算机领域的先驱们都是来自于不同的领域,Licklider来自于心理学,Doug Engelbart来自于电子工程,Ted Nelson来自于哲学,Alan Kay来自于生物学。也正式因为他们来自于不同领域才为计算机带来了更好的想法。如果我们相信计算机是和印刷术一样对人类产生极大影响的媒介的话,那么显然我们还处在最初阶段,相比而言我们现在的领域:交互设计,用户体验,信息架构等等都是较新的领域。仍然有很长的路要探索。而我们探索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活在未来,而是沉浸在“正常(Normal)”的状况下的,我们都是盲人摸象。正像MacLuhan 说的 “We don’t know who discovered water, but we know it wasn’t fish”。同样,我们首先必须意识到我们是有盲点的,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自己是盲人之前,我们是不会发现真相的。我希望这个系列能够使你了解这些的想法,希望他们能够对你有所启发。

参考资料 References

Bret Victor’s reading tips about Alan Kay in his 2013 Links

Alan Kay’s Talk — Normal Considered Harmful

Alan Kay’s Talk — 2012 SCIx Keynote Presentation

Powerful Ideas Need Love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