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印刷术没能像古登堡一样带来媒介革命?

May 16th, 2016;

西方的古登堡印刷术(1450)可以说是人类继文字之后、互联网之前最最伟大的媒介发明。和前两者一样,印刷术是一种信息的媒介,麦克卢汉将它视为媒介革命。印刷时代作为人类文明的最重要的阶段,它巨大的减少了传递知识的成本,增进了人们之间的交流。

Gutenberg_Bible,_Lenox_Copy,_New_York_Public_Library,_2009._Pic_01

古登堡圣经 Image source

在古登堡印刷术之前,信息是靠僧侣手工抄写传递的,知识掌握在少数有书的人的手里。古登堡印刷术使得知识以书的形式低成本的传播,让知识流动到多数人手里,使得本因为距离原因无法交流的世界得以交流信息,大幅度的提高了科学的进步是欧洲从中世纪走出,引发科学革命,从而带来之后的西方扩张,工业革命,以及民主革命。我认为古登堡印刷术是西方崛起的重要因素。

20141015153123463

活字印刷 Image source

但是让我困惑的是我从小都学到中国在宋代的时候,毕昇(1040) 最早发明了活字印刷术,比西方早了400多年。为什么中国的活字印刷术没有带来如此巨大的影响?我怎么也想不通,后来在 Twitter 上问了 Nick Szabo 这个问题, 他的解释化解了我的困惑。中文文字系统需要大量的字符,如果要印刷一部完整的书,需要上千种不同的活字字块,导致印刷一本书的初始成本很高。而在活字印刷之前的雕版印刷在当时更能体现汉字书法的美感也更便于保存,于是活字印刷在中国并未普及。而400多年后,德国金匠古登堡发明了他的金属活字印刷术,它的优势在于西方的拼音文字系统只需要不多的几个字符就可以做成一套完整的文字系统。所以古登堡印刷术的初始成本远低于中国的活字印刷术,从而使得书本更易于普及,带来古登堡革命。历史还是挺有趣的,那么下一个想要搞明白问题是,文字是如何进化成语音文字的?这可能是下一篇的话题。

Living with Complexity

March 23rd, 2016;

今天在波士顿出差,每次到Cambridge,都会去MIT Press书店看一看,都会有新的发现。这个书店不大,但是书选的超级好,对于喜欢发现好书的人来说简直是天堂,也是我最喜欢的书店。我常偷偷把他的展架拍下来,回头慢慢搜索每本书。店里的价格大部分是书上标记的原价,比在Amazon上要贵。但是为了感谢他们精心的挑选,我每次都愿意花原价买一两本。

MIT bookstore

上次去买到的是 Aaron Swartz 的文集,这次买到的是 Don Norman 的书Living with Complexity “Smarter than you think”。这本书给我很多意外,记得在学校的时候,看过他的“Design of every day things” “Emotional Design”一直以为Don Norman 是那种推崇简单至上的人,但这本书颠覆了我的印象。

8295595

推崇简单似乎是人们已经广为接受的一种设计思想。无论从各种媒体和公司都承认简单这个设计思想。但是我渐渐发现Complexity才是真实世界的自然状况, Rich Powerful 才是更重要。这源自于Ted Nelson, Doug Engelbart, 以及Alan Kay的影响。

Ted Nelson 的相信 Everything is deeply intertwingled. Doug Engelbart argument 关于 Efficiency over ease of use,开始的时候不一定好学,但是一旦掌握之后效率会有巨大提升。以及 Alan Kay Powerful ideas of use tools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这些想法都是承认这个现实世界的复杂性,而不是一味地追求简单,像Engelbart说的一样,如果我们用现在简单作为标准发明代步工具的话,恐怕我们就不会有自行车了,最多得到的是三轮车,因为它更简单易学。

10301175_10154835435395223_7648627696756390032_n

Photo courtesy of SRI International and the Doug Engelbart Institute

而在”Living with Complexity“当中,Don Norman也解释道为什么技术那么复杂,为什么不能简单一点,因为“life is complex”

Don Norman 承认现代技术可以很复杂,但是复杂(Complexity)本身并不是好的或者坏的事情,坏的是困惑(Confusion)。自然的Complexity 背后是深度 (depth),丰富 (rich) 和美 (beauty)。但他也反对不必要的复杂。好的设计可以帮助调节复杂性,并不是说在需要复杂性的时候减少它,而是去管理复杂性。真正的难点在于调节生活所需要的复杂性。

einstein-desk-1

“If a cluttered desk is a sign of a cluttered mind, of what, then, is an empty desk a sign”   image source

爱因斯坦的桌子对别人来说可能是非常混乱,但是对他来说却很有效率,因为他很快能找到需要的东西。很多给我们生活带来巨大改善的看起来简单的东西在开始学的时候是非常复杂的,比如说文字,文字的发明使得想法能够穿越空间和时间,可以说是理性的开端,但是所有人在刚刚开始学习阅读或者书写的时候都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全世界的所有语言都是相当复杂,需要很大努力才能学会的。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因此就不应该去学,因为有读写能力的好处远大于学习的难度。

很多东西成人一旦学会的东西,往往会忘记它的复杂性。类似于文字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时间概念,音乐符号,乐器,开车,骑自行车,游泳,滑雪,算数等等。这些都是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训练才能学会,但我们并不会抱怨这些事情的复杂性,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是合理的。当新的东西是合理的复杂,花费时间和努力去掌握它也是合理的。我们需要反对的是那些不必要的复杂,困惑以及混乱。

拜访Ken Perlin

March 16th, 2016;

昨天有幸拜访了NYU的一位教授 Ken Perlin, 根据 Alan Kay 的介绍,He’s “the best guy” in many areas of interactive computing in NYC. 他的media lab 主要在做VR研究,他们更愿意称作“future reality”,Ken在1997年得过奥斯卡技术贡献奖。科学杂志 Nautilus 上有一篇非常好的对他的采访 “Ingenious: Ken Perlin”

KenPerlin

我在他的实验室里体验了一个他们正在做的 VR demo。所用的是三星的VR gear,加上他们自己做的定位标记系统,同时还需要带一双手套和两个绑在腿上的标记。有另外一个非常年轻的学生也在同一个空间里佩戴好一样的设备。带上VR gear 之后,我和他在同一个虚拟空间,我们都有代表自己的虚拟小人形象,我可以看到自己的虚拟双手和双腿,也可以看到对方的完整身体。我们手上拿着一个Wii的手柄,可以控制手柄来在三维空间里画图。这是我第一次在立体空间内画图,因为整个装置是无线的,我可以在空间内自由走动,体验画出的效果。感觉很神奇,像之前看到的一个迪士尼动画师在做3d绘画的视频。但是不一样的是,我们是两个人在同一个虚拟空间,我们还可以交谈,也可以通过肢体语言来交流,也可以直接在对方的画上添加修改。

这种体验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更动态更有趣的世界。这种体验让我深信VR在未来一定会带来巨大的潜力,改变我们交流,学习和理解这个世界的一个新的媒体。Ken 提到,Ivan Sutherland 早在 1968年就已经demo了VR,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改变,现在世界上差的就是一个“iphone of VR”。我问那会是什么样子,他说 Like the glasses you are wearing。

当那个时候,可能会产生比智能手机还要大的变革。未来将会更有趣。

 

 

 

2015 书单 Reading List 

October 27th, 2015;

前段时间参加了UXRen在纽约的活动,很多朋友想要我推荐几本书,我就在这里最两年看的书中觉得值得推荐的列在这里,我所看的书各种类型都有,排序不分先后,可以完全根据兴趣选择。

In The Plex

     迄今为止最好的关于Google的书,作者Steven Levy是科技界经典《黑客》的作者。理解Google如何从Startup发展到现在的,理解他们为何进入中国,为何又退出中国,理解Google为何做那么多极其有风险的尝试,这本书给了最好的解释。也是我面试 Google 的时候帮助很大的一本书。推荐给任何对这个不平凡的公司 Non-conventional company 感兴趣的朋友。

Machines of Loving Grace

     最好的关于AI和IA的书,AI 获得了太多人和媒体的关注,AI所做的是自动化,把人移除在科技外,最终机器会远远超越人类的智力达到 Singularity。而IA(intelligence augmentation) 想要做的是讲人和机器和谐的共生在一起,机器是人类的助手。作者通过AI和IA的对立来讲述这段历史,让你思考我们应该创造什么样的未来。推荐给关注AI和人机交互的朋友。

Dream Machine

     了解现代计算机和互联网起源必读的一本书,书中的主要围绕JCR Licklider的一生来介绍,他可以算是人机交互的鼻祖,JCR Licklider对交互计算机和互联网的愿景概况了当时未来50年的发展之路。这本书文笔通俗有趣。推荐任何对人机交互和计算机起源感兴趣的人。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计算机历史 — Alan Kay (2/2)

October 27th, 2015;

理解Alan Kay观点,最好的办法要属Bret Victor在他的2013年的阅读链接中的解释了。你必须先要理解他是如何看计算机的,当Alan Kay在讲计算机的时候,他在把计算机当成一个媒介(Computer-as-medium),而不是把计算机当成技术(Computer-as-technology)。

Computer as Medium

麦克卢汉McLuhan关于媒介的重要观点是一个新媒介的最初内容永远是一个老媒介 the initial content of any new medium is always an old media。 比如书写的内容是讲话,印刷物的内容是书写,而电报的内容是印刷物。 早期广播的内容是报纸新闻,最初电视的内容是广播,最初电影的内容是舞台剧。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计算机历史 — Alan Kay (1/2)

October 27th, 2015;

Simple things should be simple, complex things should be possible”

在这个计算机历史系列中,最难介绍的就是Alan Kay了,他所涉及的领域远超过计算机,他总是能从更高的层次去看问题。他的每篇文章和每个演讲都非常有启发,每次看他的东西都有新的收获。到现在为止,我仍是在试图了解他的观点和愿景。他是Object Oriented Programming 的发明者,也是计算机图形界面,比如层叠的窗口,Iconic GUI系统的先驱。2003年他获得图灵奖,有人称他是个人电脑之父,我认为他更是Interface Design之父。如果你做Interaction Design,那么你就需要知道这个领域的历史故事和早期的愿景,而Alan Kay的愿景是其中最清晰并且最浪漫的。他能清楚地看到未来是什么样,并且坚持不懈的努力让其实现。他讲话风趣且深刻,似乎随口一句话就能直接装进名言库里,他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 “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就是创造未来 —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计算机历史 — Ted Nelson

May 20th, 2015;

上一篇的计算机历史中介绍 Doug Engelbart 文章的最后,有一个视频是Ted Nelson 在Engelbart追悼会上的悼词。而这一篇就是关于那个演讲者 Ted Nelson。

'La Toile Culturelle' Award Ceremony Hosted by Ted Nelson

Ted Nelson, photo from Huffingtonpost

Ted Nelson 在计算机世界里是一个争议较多的人物,知道他的人要不就很喜欢他,要不就讨厌他。他于1965年创造了 “超链接 Hypertext”和 “超媒体Hypermedia” 这两个词。在他的个人网站上,他介绍自己是“Someone has to have a different point of view”。 与Licklider和Engelbart一样,Ted Nelson 想要改变这个我们了解世界的和我获取信息的方法。他想提高人们理解复杂知识的能力。现在已经70多岁的年纪的他,对计算机科技和对他所畅想的未来仍然充满热情,他仍然在为他的愿景奋斗。Ted 认为 Tim Berners-Lee发明的万维网Word Wide Web解决了超链接的部分问题,但是他并不喜欢这个Web。他认为现在的Web过度的简化了他原有的愿景。

HTML is precisely what we were trying to PREVENT — ever-breaking links, links going outward only, quotes you can’t follow to their origins, no version management, no rights management. —Ted Nelson

早期生活

Ted Nelson 于1937年生于芝加哥,父亲是艾美奖得住的大导演,母亲是奥斯卡获奖演员。父母的婚姻短暂,Ted主要被祖父母养大。1955到1959年,Ted 在Swarthmore大学学习哲学。1960年去了哈佛大学读研究生获得学位。研究生第一年里,他加入了计算机编程的课,并在那时开始想构思一个文件管理系统来组织他的笔记。他的构思类似于Vannevar Bush 的 Memex Machine,将不同的相关文档链接起来,只不过Vannevar想的是通过微缩胶片,而Ted想通过计算机。

Ted 硕士毕业之后,他父亲带他到电视台的制作室,当他看到NBC和CBS电视台制作室的人们如何工作时,他意识到媒体在不断的变化,也意识到计算机会是个新的机会。在学校的时候,他就对纸媒体感到失望,他发现纸媒体限制了人获取信息和理解信息的能力。

Ted后来持续演进了他的想法,但是他没有足够的技术知识来告诉别人如何实现,所以很多人忽略了他的想法。

Ted Nelson 的愿景

Ted Nelson相信事物之间丰富的联系(relationships, connections)是人们抽象、感知和思考的重要部分。这丰富的关系是表达、语言和书写的重要部分。也是观察的重要部分-我们所看到的和所想象到的比我们能表达出来的多的多。试图交流想法需要我们从各个事物之间丰富关系之间做选择。在纸上写子是一种无望的弱化,因为这意味着你要扔掉所有的关联,以一个特定的书序告诉读者整体中的某一部分。而这就是Ted Nelson一生绝大部分时间想要去解决的问题,给世界一个更好的表达思考和想法的方法。

60年代人们的生活绝大部分都是在纸上操作,但纸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纸上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可以转变成数字化,虽然当时大部分人都没有概念,但和Licklider一样,Ted Nelson 相信交互式的电脑是显而易见的未来。他纸显然是要被取代。和如今的“paperless office”的概念不同,他所构思的是paperless 主要目的是贡献于创新、理解和提高人类的智慧。

Ted Nelson 希望将内容content从结构structure中分开,这样同一个内容可以有多个结构,读者和作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从不同的角度看内容。他喜欢将软件比作电影,都是通过屏幕上的事件影响观看者的心灵,除此之外软件还有交互的性质。他认为软件设计可以看做电影制作的一部分。

拿破仑说“History is a myth that men agree to believe”, 任何已经发生过得事都可以被历史学家描述为不可避免,很难判断一件历史事件的真实情况,所以在看历史的时候一定要从多个角度去观察。不只是那些引发我们现在这个世界的历史,还有那些可能引发另一个世界的历史。一些忙于建造未来的人却不懂得如何理解历史。感兴趣看Ted Nelson 讲这段历史的可以去Youtube上看他的Computer for Cynics 视频系列

有愿景的永远都是少数人,Ted Nelson 说,愿景和诅咒一样,它会在任何情况下呼唤你,牺牲你的生活和任何其他事情;它拖累你周围的人、成为怀疑者和嘲弄着的目标;它激怒那些认为该愿景已经实现的人。

Ted Nelson (left) with Doug Engelbart (right) and Aaron Swartz (middle)

Xanadu

“Xanadu”是中国的地名,指的是“元上都”,是当时忽必烈即位的地方,后来成为了忽必烈的避暑行宫。这个地方被西方人广为人知的原因是13世纪马可波罗在此地获得忽必烈的觐见,在他的《游记》中记载该都市生活奢华的生活和环境,后来西方人用Xanadu比喻“世外桃源”。 Ted Nelson将其项目起名叫做Xanadu似乎也有在计算机世界中开启一段世外桃源。

Xanadu Space

Xanadu项目是1960年的时候就开始的,Xanadu是一个超链接文件系统,他将其称为 The Original Hypertext Project。50年前他就相信所有的文档都将转移到交互式的电脑中,也相信事物之间丰富的联系可以在电脑中更好的表达出来。Xanadu的主要概念就是平行的页面内容之间用可视化的方式链接起来。具体可以看这个Ted自己介绍 Xanadu的视频

也可以看这个Xanadu的在线的Demo,在Xanadu中Ted坚持:

  • 我们必须能够标记任何东西
  • 在任何东西上加笔记
  • 在任何东西上加注释或加边注
  • 用可视化的方式显示相关联的内容

他的这些想法50年前就提出来的,对在现在来说仍然是超前的。而能对文章做标记的东西只是最近两年才出现少数几个,比如Medium的Side-note,最近还有一个网站 Genius 就想要做到”Annotate the world”

Ted Nelson把现在的文本编辑器 (如Word,Adobe Acrabat) 比作纸的模拟,最初的时候这些文本编辑器都是施乐公司的PARC实验室开发的。许多人觉得这种模拟纸的方式是很好,因为他们想不到其他更好的东西。但这种对纸媒体的模拟没有提高文件和想法的表达能力。反而将人们的注意力放在了字体和排版等表面工作上。他说这是打字员对作家的胜利 — 表面的空虚胜过了实质、清晰和理性。

Ted Nelson 在这个页面里介绍了计算机范式里的虚假和谎言。 其中关于“所见即所得WYSIWYG”的批判很有趣,WYSIWYG就是 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这是UI设计中常出现的概念 ,Ted指出WYSIWYG真正的意思是“你所看见的和你 ‘打印出来’ 的一样” “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 WHEN YOU PRINT IT OUT”。因此按照这个准则做出来的东西其实就是模拟纸而已,Ted 有个很好的比喻说:在电脑屏幕上模拟纸就像是把波音747飞机的翅膀摘下来,并把他当做巴士车一样在高速路上跑。我们真正需要设计的软件是那些不能够在纸上表达的东西,将想法和表达从四方的纸质监狱中解放出来。

Alan Kay 对 Ted Nelson 的评价

此文只是对Ted Nelson的简单介绍,关于Ted Nelson值得了解的太多,如果你对他的想法感兴趣,你可以去看他的 Youtube 频道,他本人上传了许多视频,他独特的想法和表达激情使得每一段视频都值得去看。如果还想了解更多你可以看他的自传书 Possiplex

和上一篇文章一样,在这里放一段下一篇的主角 Alan Kay 对 Ted Nelson 的视频

Ted Nelson 在他的自传里说,有句谚语叫做 “In the country of the blind, the one-eyed man is king” 那若是在独眼龙的世界呢?没有人会相信有人能看出立体感。所以在独眼龙的世界,有两只眼睛的人要小心了。

Alan Kay 同样引用了那句谚语 “In the country of the blind, the one-eyed man is king” 不过他加了一句 “In the country of the blind, the one-eyed people run things. and the two-eyed people are in for a rough time” 我们的文明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那些给人启迪的并遭受苦难的极少部分拥有两只眼睛的人(two-eyed people),Ted Nelson 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应该感激他。

两只眼睛的人构思出了一个辉煌的乐曲,告诉大家如果我们做某件事,那么生活就会多么的深刻和丰富。但是普通的世界将这个辉煌的音乐过滤和简化。最终如果我们听得到一个拨号声就已经算幸运了,盲人大众看不到这个想法、而独眼的人只窥见一瞥,但他们认为他们瞥见的是全部。在我们的时代,如果这些人认为从这一瞥中可以赚到钱,某些事情就会发生,他们想要将其卖给盲人大众市场,他们还会将瞥见的想法稀释。可能会有负责教育的人来帮助盲人学习如何看,这正是科学为人类所做的事,而学习如何去看是一个累人的工作,所以大部分人不感兴趣尤其是做市场的人。重要的是让有两只眼睛的人成为布道者,Ted Nelson和我以及我们的共同英雄 Doug Engelbart 一生都在不知疲倦的指出,在这个世界里,国王不但没有穿衣服,而且他到手机接收不到真正的音乐。 — Alan Kay

参考资料

Ted Nelson, Possiplex: An Autobiography of Ted Nelson

Ted Nelson’s Home page: http://ted.hyperland.com/

Ted Nelson’ Wikipedia page: Ted Nelson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Ted Nelson’s 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TheTedNelson

计算机历史 — Doug Engelbart

May 20th, 2015;

正如尼古拉 • 特斯拉是电子世界的无名英雄,Doug Engelbart 是计算机世界中的无名英雄。Engelbart 2013年去世的时候,纽约时报的报道称他为 “Computer Visionary Who Invented the Mouse” ,但他所作的贡献和成就,远远大于鼠标。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计算机历史 — J.C.R. Licklider

April 24th, 2015;

Ted Nelson 说: “Education is a process of ruining subjects for you and the last subject to be ruined determines your profession.” 这句话放在中国可能比哪里都要合适。在中国教育教育环境下长大,我一直以为我厌恶历史的,但现在才发现历史多重要、多有趣。

最近着迷于计算机历史,连读了几本相关的书 The Innovators, The Information, Possiplex 然后是 The Dream Machine。看完 The Dream Machine之后,发现脑海中的知识越来越紧密的联系了起来,像是一个一个原本分散的神经元互相打通,这种感觉很神奇。Connecting the dots 说的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同时我也思考为什么这样的知识点之间的联系如此重要和巧妙,却难以描述或传递给他人。不由的感到人类语言的限制性,毕竟语言本身是线性的,只能从一个方向到另一个方向,语言本身在传递相互关联的知识点时是非常无力的。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mmunication is Modeling

March 21st, 2015;

模型是沟通的根本,如果沟通者一方脑海里的模型和另一方的非常不相同,那么就没有共同的模型也没有沟通 — J.C.R Licklider

“Modeling, we believe, is basic and central to communication… If the concepts in the mind of one would-be communicator are very different from those in the mind of another, there is no common model and no communication” — J.C.R Licklider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015-长期愿景比短期目标更重要

January 2nd, 2015;

Doug Engelbart 在1950年12月求婚成功之后意识到,他除了“稳定工作,结婚并从此过上幸福生活”之外的目标。在之后持续的几个月里,他推断出这样的想法:

1,他想将事业专注在让世界变得更好(当时这句话还不像现在这么流行)

2,任何让世界变得更好的都是集体合作的结果

3,利用人类集体结合起来的智慧来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法是问题的关键

4,如果能够大幅度的提高人类集体的智慧,就可以推进每一个重要问题的解决。

5,计算机可能作为大幅度的提高人类这一能力的工具。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hat could a 20-year-old do to potentially improve their quality of life further down the line?

November 18th, 2014;

从Quora上看到的问题总结,不错的总结

问题是:What could a 20-year-old do to potentially improve their quality of life further down the line?

Highly upvoted answers below make the following points:

We will start with a few overarching principles and advice and then break down into the finer points of each (still summarized from everything).

At 20, there are two things you’re trying to critically balance, the short-term versus the long-term:

  1. The decisions you make at this stage will impact the rest of your life. This is easy to vastly underestimate: don’t. Consider the long-term impact of your serious decisions.
  2. You have unique opportunities and freedoms in the short-term that will grow more distant with time/age.Your responsibilities to external factors increase to the point that you can’t be as spontaneous and wild, so use this as a chance to have these experiences.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